今天是2017年11月18日周六
下岗(彩票小小说)
来源: 羊城晚报 作者: 肖立国 字号: T T T 更新时间:2013/3/4
 
下  岗
      刘能夫妻双双下岗了。妻子桂兰整天愁眉苦脸的,这天仿佛一下子塌了下来,让生活陷入窘境。刘能依旧抽烟、喝酒、摸牌,没事人似地悠闲乐哉着。
      妻子埋怨他,都四十多岁的人了,还像个长不大的孩子,一天到晚地除了抽,就是喝,整天价醉醺醺的,哪像过日子的样子。眼下没了经济来源,儿子眼看大学毕业,需要花钱的地儿多了去了。妻子的唠叨和数落,刘能全当了耳旁风。厂子给的那万把元一次性生活补贴,被妻子领取后存进银行。刘能没脸没皮地央求,妻子施舍出五百元零花钱把他打发掉了。桂兰就知道收拾家务,把两居室的小家经营得干净、利落而又不失温馨。没过两天,她这心里就空空落落的,心想,这人不能闲下来,得出去找份工作。夜里,她把自己的想法说给了刘能。
      桂兰到一家公司应聘当上了保洁员,月收入一千二百元。刘能闲在家里洗衣、做饭,俨然成了家庭主男。这都是刘能做的表面文章,妻子上班走后,他就溜出家门,躲到街对面的麻将馆里去了。刘能又是抽烟、喝酒、玩牌的,五百元钱不到三天就光了。他硬着头皮找桂兰要,桂兰不理不睬,和他拉开了冷战。一个锅里吃饭,一张床上睡觉,这俩人谁也不理谁,都怪别扭的。刘能心想,咱这大男人就得大度,怎能和小肚鸡肠的女人一般见识呢。在家里,他主动和妻子搭讪,表现出极度的热情。他向妻子表明自己的决心,再也不玩牌了。桂兰看他一副忏悔思过、重新“做人”的诚恳态势,也就原谅了他。
      好景不长,刘能的手又痒痒了。他不敢向妻子要钱,就在牌局上朝张三李四借钱。那天桂兰正好在家休息,张三追到家里,找刘能要账。当着外人的面,桂兰二话不说,从箱底拿出一千元还给了张三。她给足了刘能面子。
     张三走后,桂兰疯了似地摔盆砸碗,把家里搞得一片狼藉。她嚎啕起来如狂风暴雨,那架势吓呆了刘能。咆哮过后,桂兰不依不饶,“刘能啊,刘能,你还真能呢,花钱的本事比谁都能。都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,嫁了你这么个败家玩意儿,可是倒了八辈子邪霉了。”刘能搭拉着脑袋,像个做了错事的小学生,半天才蚊子哼哼似地说,你看我这没能没才的,愧对了自己的名字,都快一巴掌岁数的人了,去哪找工作啊,哪个单位又要这样只能吃喝的爷呀。 “男人顶天立地撑起一个家,而你呢,整天价就知道管老婆要钱?”桂兰一把鼻涕一把泪,“别人能吃的苦,你就不能吃,别人是男人,你不是?”
     刘能眼睛一亮,“我在厂子干了大半辈子的保卫,还是市里表彰的见义勇为积极分子。我去应聘个门卫不成问题!”他向妻子保证,明天就坐公交去市里的各大公司找工作去。桂兰给刘能“约法三章”:戒烟、戒酒、戒赌,让他三个月里“脱胎换骨”。刘能在保证书上,歪歪扭扭地写下了自己的名字。第二天,桂兰给他一百元钱作为公交车费,让他为自己的新生奔波去了。
     刘能拿着自己的那一摞烫金证书,敲开了一家家公司的大门。最终,他被开发区的一家药业公司录用了。刘能有了自己的工作,他和桂兰和好如初。刘能很快戒了烟、戒了酒、戒了赌,可他又有了一个新的爱好——买彩票。公司大门口的左侧就是一家彩票站,每逢下班的时候,厂里的工人三三两两地集聚在彩票站里,每人买上几注彩票,满怀欣喜地从刘能眼前走过。那天,他看到几个年轻的工人从彩票站出来,手里提着一包包的东西,经过门岗时,还给他留下一包,“老刘,我今天买彩票中了三千块,买点花生糖果,算我请客啊!”刘能的心又痒痒了,果真买彩票也能中大奖。他悄无声息地加入到了买彩的队伍里来。
      刘能下班后,身上的烟味、酒气都荡然无存了,每月的工资除留几十元车费外,其余都如数“交公”。这让桂兰很是意外,没想到这刘能变化的还真快。桂兰在给刘能洗衣服时,从他衣兜里发现了几张皱巴巴的彩票,上面还用红、蓝、黑色笔圈画了几个阿拉伯数字。桂兰心里咯噔一下,这买彩票要是买上瘾,把工资都搭上了,这一个月岂不是白忙乎了。桂兰喊来刘能,“你啥时买上彩票了?”刘能不好意思起来,“从当门卫开始,就买上了,不多,每期就两注,四块钱的双色球。”他央求桂兰,抽烟、喝酒、玩牌我都戒掉了,但买彩票可不能戒啊,这是希望,希望可万万戒不得的。桂兰提醒刘能,彩票可以买,但要适可而止。刘能不住地点头,老婆的话如“圣旨”,遵旨就是了。
      日子就像潺潺溪水,静静地流淌着。刘能在这家药业公司干了五年了。儿子相继大学毕业、参加了工作。他们老两口拼着老骨头挣钱,为儿子买套婚房,可这积攒的血汗钱不如房价涨得高。桂兰一天到晚唉声叹气地,这可咋办呢?儿子眼看要结婚了,可这婚房却还不知在何处。刘能却乐呵呵地,该吃吃该喝喝,一有空就从衣兜里摸索出那几张彩票,宝贝似地欣赏个没完。
    儿子的未婚妻下达了最后“通牒”,若年前买不上房子,就要同他拜拜了。桂兰彻夜难眠,去哪弄这么多钱?刘能却说,你就知道愁,愁就能来钱了?睡觉!
     当刘能把一张五十万元的存单捧到桂兰面前的时候,桂兰颤抖地双手抚摸了又摸,这不是假的吧,你这是从哪弄来的?“我的那张彩票中的!五十万!给儿子买房,够了!”
     刘能一把拉上妻子,走,咱给儿子选房去!(原载2013年3月4日《羊城晚报》)
 
 
  打印本文】【关闭窗口
版权所有:沧州市福彩彩票发行中心  沧公备1309030200021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