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2017年11月18日周六
完璧归赵(小小说)
来源: 综合部 作者: 肖立国 字号: T T T 更新时间:2013/1/5
 
    这些天,她总是笑逐颜开的,就像春天绽放的花儿。每晚下班回到出租房里,她总要为丈夫炒上几个小菜,斟上一杯小酒,而后幸福地看着丈夫一饮而尽。
    丈夫异常纳闷,“你这是犯了哪门子邪,不年不节的,又是炒菜又是喝酒,咱这日子不过了?”她是把过日子的好手,一分钱都要掰开花。这一点,和她生活了多年的丈夫心知肚明。两年前,她随丈夫来了城里打工。丈夫在一家医院里做清洁工,她上过高中读过不少书,应聘到一家福利彩票投注站当了销售员。夫妻两人平淡的日子里,充满了温馨和体贴。
     她每天都和形形色色的彩民打交道,她对每一个彩民的心理猜的八九不离十。她知道,彩票是他们的梦想。每次双色球开奖的当日傍晚,附近建筑工地的那帮民工总是蜂拥而至,彩票站里氤氲着一股腐蚀了的汗酸味儿。她从不会嫌弃他们,她说自己也是从农村里出来的,和他们是同命相怜的兄弟姐妹。她发现,买彩的人群里除了这些民工外,也有穿着讲究的机关公务员,还有开着各种叫不上名字的高级轿车的私企老板。
她也偶尔买上一注、两注的,权当自己给自己找个乐呵而已。有时是按夫妻的结婚纪念日,或是孩子的生日从中选取几组数字,她买彩票也都是有一搭无一搭的,没怎么往心里去。她觉得自己离那个梦想还很遥远,遥远的渴望不可及。时间一久,她就和那些彩民混熟了。有的记下了彩票站的电话,来不及赶过来,就告诉她号码,让她代买。她总是分门别类地登记好,替那些彩民把彩票完好无损地保存起来,等下次彩民来了再还给人家。
     那天傍晚,她在打扫卫生,从一堆废纸里发现了一张彩票。她捡了起来,确认是当日打出的一张新票后,她在脑中迅速搜索着来彩票站的所有人,最后将这张彩票的主人锁定在一位驾驶黑色奥迪的年轻人。她就在那张彩票的背面画了辆轿车的模样,以此为记号。因为她每天都能捡拾到一些彩民遗落或丢弃的彩票。
那张彩票后来竟幸运地中了二等奖,147299元!她从抽屉里找出这张彩票,对着中奖号反复地看了一遍又一遍。她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真是天上掉下个金元宝,一下砸中了她。她抚平那颗激动的心,尽管这张彩票在自己手里,可它的主人并不是她。她把那张彩票还是放在了贴身的衣服里,与她形影不离。这十四万元,对于她来说可不是个小数目。她趁丈夫夜晚不注意,将那张中奖彩票隐藏在枕头底下。她将头依偎在丈夫宽阔的胸怀里,她说我们有了钱就回老家过自己的安稳日子吧,城市不是咱乡下人的栖身之地。丈夫以为她在说梦话,将她拦在怀里就像哄孩子那样,生怕打破了妻子的梦。
      白天,她总是像换了个人,满脸的春光灿烂,显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。她一直守着那个秘密,对丈夫也是守口如瓶。她从银行里取出中奖的十多万块钱,塞进脏兮兮的编织袋里,这样最不惹人耳目。她学着城里年轻女人的模样,挎着丈夫的臂膀行走着。突然,一辆警车风驰电掣地驶向他们。随着,一阵急刹车的声音,车上下来三四个警察,将他们围了上来。咔嚓一声,给她戴上了手铐。“不,不要……”她声嘶力竭。她两手哆哆嗦嗦地去翻枕头,翻出那一张彩票贴在自己怦怦跳动的胸口前。她急出了一身冷汗,丈夫被她这一惊一乍,弄醒了。
      “钱虽然是个好东西,可这钱,咱要是昧下了,就是昧下一颗良心,咱这一辈子都不会安生,”丈夫坐起来,点燃一起一支烟卷,均匀的呼吸,吹出丝丝缕缕的亮光,忽明忽暗。
她和丈夫相携来到那家公司,将这张147299元的中奖彩票回归到它真正的主人,那个开着黑色奥迪的年轻老板。她的丈夫后来成了这家公司的员工。他们也结束了租房住的生活,搬进了公司分给的公寓房里。
      据说那个老板过去只做着小本生意,买彩票意外中得千万大奖后,他扩大了自己的产业,公司实力不断壮大起来。公司里的工人有很多是扩招进来的农民工,都曾有过买彩的经历。这一切,她都是后来从丈夫口里听到的。(2012年11月24日《羊城晚报》)
 
 
  打印本文】【关闭窗口
版权所有:沧州市福彩彩票发行中心  沧公备13090302000213